热点评说

【霜天笔谈】揭秘亚马逊的流氓卖家为何能手握那么多账户之——三和地狱

LensNews

他们没有身份证、身背巨额债务、与家人断绝往来、终日在网吧里流连忘返。他们玩的游戏和大多数人无异。但因为特殊的生活方式,他们被人们称为三和大神。

——来源于网络 

 01  前言 

前两天看了一篇文章,文中提到了一个词:“三和大神”,我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了2015年春天。

2015年一过年,我就背着行李踏上了南下的火车。那时听说南方用工荒,我咬了咬牙,买了一张去深圳的车票,手中紧攥着那张被汗渍泡湿的票进站时,我忽然想起了电视里的一个经典镜头:一个年轻人手握车票面对残阳,面露苦大仇深状,张着被咬出血的嘴唇大声的发着誓“一定要混出个人样”。

不过生活远比电影精彩。

我还记得那天深圳的天气很不错,我提着蓝白红的大旅行袋到了一个叫松岗的地方,离我工作的地方最近的交通工具是公交车,每天走到站台大概要花20分钟。

在这里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接触到一些人,就是后来网上说的“三和大神”。

02 三和大神

他们,一身债务,却无所畏惧;

他们,食不果腹,却泰然处之;

他们,背井离乡,却无所牵挂;

他们,是高歌猛进的城市里的冷色调;

他们,就是三和大神们。

在三和,四元人民币可以吃一天,八元人民币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上一晚。

在中国没有身份证,基本上就是寸步难行。飞机高铁就别提了,连普通大巴都坐不了;旅馆开房更是想都别想;去不了医院,生病只能扛着;不能读书、不能出国、不能签各项基本合同……可以说连基本的人权都得不到保证。

可是三和大神们,却过得相当滋润。

一张身份证可以卖一百块,去当个法人就能一跃成为怀揣4000块巨款的“富豪”。

三和大神在活着都是问题的情况下,500块在他们看来都是巨款,还考虑什么风险尊严。

很多同学问我,为什么有些流氓卖家能注册成千上万的卖家账户?其实这些账户后面往往都有一个三和大神的身影。

 03 三和体验

我有一次特别想了解一下三和大神们的生活状态,背着包就去了。

到了那儿本想先找个地方落脚,结果找了一圈住宿的地方也没找到合适的。我一个自认适应能力极强的人,见到三和大神们住宿的环境,也实在迈不开脚进去。汗臭、脚臭、烟味,混合着各种腐败的面条、酸辣粉的味道,直接把我给推了出去。

当晚我在附近一个胶囊旅馆住了一晚,有幸结识一些三和大神中的高端人士,他们彰显身份的标志就是可以花60块在胶囊旅馆里拥有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单间

在这群人里,我跟一个叫小K的男孩子聊了很多。小K,之前在一家公司担任文员,奋斗过、拼搏过、流过血、流过泪,也曾经发誓要出人头地、衣锦还乡,找个志同道合的女友,一起奋斗;或者做点小生意,赚点小钱,在郊区的买个小房。

后来一次机缘巧合之下,小K来到三和,瞬间被这里独特的慢节奏生活吸引了,从此小K就沉沦在日出睡觉、日落上网的后现代魔幻主义生活里不能自拔了。还好,小K因为有些文化底蕴,可以做一些高端职业,比如保安队长、物业门房之类,所以他的财政状况比其他三和大神要强很多,这也是我能在胶囊旅馆里碰到他的原因。

我问他:“你为什么不继续奋斗,去过你想要的生活?”

他的回答让我很坦然:“我以前要的生活不就是现在这样吗?

我突然想到了《孙子兵法》中的一句话::“求其上,得其中;求其中,得其下;求其下,必败。” 

当生活的压力扑面而来,有人选择迎头而上、玩命到底;有人选择逃避退让,消极抵抗。三和大神们选择了后者。

当城市龙卷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天地之时,他们却在风暴中心的空白地带,用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,向着高速发展的城市宣告着另一种活法。

我们觉得三和大神活在三和地狱中,且进了地狱才发现,地狱还有十八层。

然而说不定在三和大神们的眼里,每天自由自在,困了就睡、醒了就上网,这样的生活就是天堂。

天堂地狱,不过一念之隔罢了。

天堂也好,地狱也罢,我们不想成为三和大神,就只能玩命。

——仅以此文献给日夜奋斗着的我们

扫码关注端坐霜天微信公众号

扫码加机长微信入群,
与跨境卖家一起交流
(0)

本文由 端坐霜天 作者:小孔明 发表,转载请注明来源!

LensNews

热评文章

发表评论